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神奇的天路——张北草原天路、桦皮岭游记
神奇的天路——张北草原天路、桦皮岭游记

  神奇的天路——张北草原天路、桦皮岭游记

  假如我是画家,我要为桦皮岭作画;假如我是诗人,我要为草原天路赋诗;假如我是摄影家,我要拍遍这神奇的天路;假如我是作家,我要为这塞上九寨沟谱写篇章。可是,我什么也不是,我只是一个略通文字的退休教师,我只有一部快要报废的小傻瓜相机。然而,我不能不用我的钝笔记述草原天路和桦皮岭之行的感受。

  炎炎夏日,在京久了,有些闷。有爱徒邀我共赴离北京最近的草原——张北草原“避暑”观光。于是,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小县城。为了舒适、环保,选择了火车——北京到张家口南站,硬卧车票80多元。其实,路程不太远,硬座完全可以的。同时定了返程票——打折的硬卧,50元。7:47开车,11点27到达张家口南站,南站前耸立着詹天佑的塑像,据说他在这里修了中国第一条铁路。下车后,乘10路公交到达平门,转101公交,40多分钟后到达张北县城。

  


  


  (张家口赴张北沿途的荒山)

  张北,顾名思义,张家口北,只有37万多人口的小县,比起熙熙攘攘的北京来,显得有些冷清。一下车,映入眼帘的是蓝天白云。

  


  (张北的大街)

  


  (张北文化馆和图书馆)

  


  (张北的五星级酒店)

  晚上住宿京都宾馆——一家私人小宾馆,附近的大小宾馆都满员了,宾馆前停满了北京的车。宾馆硬件设施有些不太好,但还算卫生方便,我看见她们在客人走了就换洗被单等。房间有可以上网的电视(个别房间坏了),可以随时洗热水澡。没有空调,因为夜里还要盖被子呢,没有蚊子,没有苍蝇(整个县城差不多都这样吧)。最大的事就是便宜,本来100左右的标间(双人床或两张单人床)让我60就搞定了。

  经搜索和反复打听,张北的旅游景点不少,但是最值得游览的是桦皮岭和通往桦皮岭的草原天路,虽然那儿没有门票。特别是宾馆的胖女孩热情介绍了这条神奇的天路和去那儿的路径。如果包车,至少每天要300多元,如果坐班车到路口,可以搭顺风车。

  26日早饭后(附近的小饭店有黄山包子,莜面骨头馆等,可也吃莜面面条和莜面饸饹),步行几百米到客运中心乘坐(本来在宾馆门口等就行而且还要便宜的,可是没打听清楚)去孔家庄的班车,车费14元。大约20分钟后,过了野狐岭要塞不远,到达路安加油站,让师傅停车,下车左转,在左侧向回走几十米,就看见草原天路入口的柏油山路了。

  转到山路上,路旁的景色和停车拍照的人们就吸引了我的眼球。

  


  


  再往前走,山路越来越陡,路两旁都是成片的白花、蓝花,远处是茂密的松林,路边则是拍不完看不尽的野花。

  


  车子越来越多,停下来拍照的也越来越多,大部分都来自北京,几乎都是一大家子人。那天大概有几千辆来自北京的私家车吧。

  边走边拍,边走边看。但是,看看路标,到达目的地桦皮岭还有100公里呢。无论如何,我靠步行到达是不可能的。于是,决定搭顺风车。

  从眼前过去的车,几乎都是满员。在爬上一个坡以后,我站在平缓的路上招手拦车求搭车,这也是对车主文明的一个考验吧。有些车主很客气,尽管没空,还要停下和我说明。也有的即使车里有空也飞驰而过。过了一会儿,终于拦下一辆轿车,这是一辆河北的车,车里坐着一个年轻人和他的爱人(我猜是的),他们很热情地答应带我到桦皮岭,并否定了我给油费的提案。

  在前行的路上,他们轻声谈论着,但是当地人的口音让我很少能听得懂。越往前行,来来往往的车越多,山越来越高,景色越来越美,停车游览的也越多,以至于有些地方堵车。

  山高云低,随处可见的发电风车和几乎连在一起的多姿的白云。远处是无边的高山和峡谷,苍松、绿草、鲜花点缀着高山深谷,从远处看,有的山头和山坡上的草原就像剪草机剪过的绿地毯,让人难以相信这是天然的。有的山坡上则是生长整齐、阿娜多姿的松树,这种松树看起来洁净美观,在土质贫瘠的高山上长得油亮油亮,大概是油松吧,或者我干脆给它命名为“美人松”。绿野中几乎看不到人,除了近处草地和树林里在享受清新的空气和美景的游人,一切都是那么安静。偶尔,但是极少,远处的山顶上有一两匹独领风骚的驴子,平缓的地带有几匹幸福地吃草的马儿和牛儿,山坳里有一群和白云争艳的绵羊,还有住户很少的小山村。这真是一条神奇的天路啊!

  车主很少停车,只是有些地方慢行观景,偶尔停下拍个照。但是,我坐在车里不停地按动我的破旧的傻瓜相机,力争记下沿途的风光。可我又担心这破旧的相机和自己蹩脚的摄像技术有负于这幅巨大的天然画卷,有负于风流倜傥的美人松,有负于壮丽的高山草原,有负于红妆绿衣的千山万壑,有负于鲜艳蓝亮的胡麻花,有负于欲与菜花试比美的路边野花,有负于变幻多端、令人遐想的白云拥抱的蓝天,有负于高耸入云、宛如一个个高山卫士的大风车,还有路边树林草地中享受自然恩赐的美景和负氧离子的男男女女!

  


  (拥抱蓝天的白云)

  


  (神奇的天路)

  


  (绿色地毯下的山岭)

  


  


  ( 路边野花)

  


  


  


  


  


  


  


  


  


  


  


  


  


  


  


  


  


  


  


  沿途100余公里的翻山公路旁,没有大兴土木的度假村,没有广告,只有很少的农家饭店和旅馆,只看到两三个在路旁卖野生蘑菇和柴鸡蛋的农妇,完全是一派自然风光。

  桦皮岭中心是一块不大的被高山环抱的平缓地带。到达这里已经是接近2点了。前边公路一分为二,一条通往石家庄。车主说,他们从这里就要顺路回石家庄了,如果我回那儿,可以顺便带我去。可是,我还要回张北的,于是告别了好心的年轻夫妇。当我拿出钱时,他们坚决推辞,我不敢亵渎他们的善良,只好收起来。车主也不肯留下电话,但是我留给他们联系方式并请他们如果进京务必联系我。我只知道那位温柔的女士姓刘,她圆圆的脸蛋,说话声音很轻,总尊称我“叔叔”,他们的红色车子的号牌大概是冀8283。我会永远记住这两个好心的年轻人,祝愿他们一生好运,但愿有缘再相见。

  下了车,我背着背包,举目远眺,远处,一片片神秘的山林就像被一把巨大神奇的剪刀裁剪而成的图案。我很想前行到每个山峰前去探个究竟,我知道桦皮岭还有很多美丽的风景线。可是,向前走了一会,我就停下了脚步,因为我知道我必须尽快返回,才能在晚上回到住宿宾馆,我并没有做夜宿桦皮岭的准备。

  


  


  


  转过身来,喝了半瓶带的纯净水,随便吃了几口面包,一根黄瓜,一个甜椒(补充VC),便踏上返程。桦皮岭和路上车很多,我决定走一会儿,边走边欣赏,累一点了再搭车。尽管是公路,我爬上这个坡时,就感到气不够喘的了,尽管山风习习,身上也流汗了。继续前行,又翻过一道山梁,我选择好地点,开始招手搭车。我尽量拦而来自北京的车。

  返程的车也很多,但是很多是走走停停,有的来自另一条道,不准备向前。看见我招手,有的司机停下交谈,有的说明不能捎我的原因,也有些司机尽管车里人很少也不理我。

  我继续前行。摩托车队来了,他们看见我这个唯一背着背包步行的老者,投来赞叹的目光,还招呼我,“老爷子,您徒步呢?加油!”他以为我要一直走回去呢。忽然,白云变成乌云,下小雨了!前边的一个坡顶上堵车了,我借机敲了一下一辆黑色桥车,主人打开车门,我说明情况,他让我上车。车主是中年男士,车里还有两个女孩和一个年逾七旬的老爷子。我猜这是他带着孩子和老父来游览了。车牌是北京的,但是老爷子和女孩用张家口方言交谈。

  车子开动了,我边走边拍。在一个油菜花盛开的地方,他停车让我们下来拍照。

  


  


  翻过一道道陡峭的山梁,转过一个个惊险的急弯。一会儿,雨点大了起来。

  


  (山雨欲来)

  又前进了好久,车主让女儿给停在前边的亲戚打电话,让他们等一会,他将送我一会再返回。原来他们并不打算一直开车出去啊。得知此情,我说让他们回去吧,我可以另搭车。车主说,“不行,你看下雨了。要不下雨,你可以下车另搭车。下雨了,我送你一会不要紧。”女孩也这样说。我很感激。恭敬不如从命了。雨点时大时小。过了好久,到了一块开阔地带,有些车停下进树林玩。车主说,“这会雨小了,这里车也多,我就不远送了。”我拿出钱要交费,车主,女孩坚决不收,语言不通的老爷子也推我。最后,车主温老板给了我一张名片。我感谢了他们并与他们说“bye”。

  雨还在下。好在,一会儿我就拦下了一辆北京的车。这是一家三口,一个高三学生模样的男孩和他的妈妈。他们对我一个人靠搭顺风车在百里山路上旅游而赞叹。车上,我们一边观赏天上的奇云和地上的风景,一边聊天。

  谈话中,得知车主姓张。他们从道路的另一端来的,对回去的道不很熟悉。在一个岔路口,差点走错了道。风雨中,返回的路特别长。车主唯恐走错了路,可是,只有这一条路啊,不会错的,而且车辆很多呢。终于,过了“草原天路”的大门,我说:“不会错,就是从这儿来的。快了。”这儿没有雨了,重现蓝天白云。又过了大约20分钟,突然看见出山的路口了,我该下车了。车主同样拒收我的钱,我怀着感激的心情下了车,踏上了返回张北的公路。公路上飞驰而来了一队来自北京的摩托车,又来了一队变速自行车,其中还有美女呢,他们向我招手。

  走了一会儿,还不见班车过来。唯恐没有班车了,于是,再次拦下一辆轿车。这是一辆张北本地的车,司机是小伙子,里面有两个女孩,他们要去张北县城,正好经过我住的地方。当地人说话都用声调,听起来挺别扭,我几乎听不懂他们的任何话,可是他们的心地是善良的。这一路上,北京的车最多,可是,我搭的车总共四辆,两辆本地的,那两辆北京的车,还有一辆车主是本地人呢,这足可以说明问题的。20多分钟以后,到达我住宿的地方,他们异口同声拒绝了我分担油费的提议,我只好以衷心的感谢和他们告别。

  一天的旅途结束。我没花一分钱。草原天路,桦皮岭,何时再能去细细领略你的神秘和风情呢?LOOKING FORWARD TO ANOTHER CHANCE!

草原天路韭菜沟庄园 地址:野狐岭入口东线小二台镇边墙里25.5公里或桦皮岭入口向西行74公里处 联系电话:18603130251
特约合作伙伴:【在线评论】【察哈尔论坛】【张家口微博】【张家口在线公众平台】
版权所有:张家口在线网版权所有   冀ICP备07008619号 技术支持:张家口市金禾互联网络有限公司